湘西州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中国审计》杂志:骗税是如何被揭穿的?

【 作者:       发布时间:2015-11-17          来源:湖南省审计厅网站 】

文/ 周海良

马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按他自己的说法,是一个感情丰富、温润敦厚的文艺老青年。他认真起来,九头牛都拉不回,虽年过半百,然雄风犹在,斗志正酣。单位同事都说他书生气太浓,不懂人情世故,只会埋头拉车,不会抬头看路。老马不以为然,仍特立独行、我行我素。在他看来,审计就应该“丁是丁,卯是卯”。他最鄙弃的是某些人把审计与个人利益捆绑在一起,斤斤计较、患得患失。

某年春节后不久,在一次朋友私人聚会上,一位朋友满腹牢骚地抱怨:“我市几家有靠山和背景的房地产公司居然在税务局搞到了减免税的批文,而且一免三年!”

听到这话,老马心生疑虑:不可能吧?他在A市审计局干了20多年的财政审计工作,每年都要和税务局打交道,还是头一回听说房地产公司可以减免三年税收的政策。难道自己以前疏忽大意没有关注?老马不动声色地问朋友是否看到了税务局的批文,朋友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地说:“批文虽然没有看到,但消息绝对假不了。有一家房地产公司老板的亲弟弟就在市税务局任科长,负责减免税审批。他哥的房地产公司是本市第一家获得减免税批文的,后来几家都是效仿他这个公司模式找关系批准的。”

老马心里非常清楚,房地产公司是一个利润较高的行业,其税收也是地方财政收入的重要来源。正常情况下,政府是不会对房地产企业减免税收的,如果要减免,也必须有国务院或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的文件政策支持,按照现行税收减免权限,省人民政府都无权减免。

正好A市审计局当年的审计计划包括对税收减免情况进行审计调查,说不定这次聚会能为审计工作的开展有所帮助呢。

老马不露声色地继续问朋友那几家房地产公司是以什么理由获得税收减免的。朋友想了一阵,说:“具体情况不太清楚,据说是安置了一些部队转业干部。”老马打开手机上网搜索,在百度里键入“税收、军队、干部”几个关键词,找到一个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的文件——《关于自主择业的军队转业干部有关税收政策问题的通知》。该文件第二条规定:“为安置自主择业的军队转业干部就业而新开办的企业,凡安置自主择业的军队转业干部占企业总人数60%(含60%)以上的,经主管税务机关批准,自领取税务登记证之日起,三年内免征营业税和企业所得税。”

看到这个文件,老马第一个反应就是:那几家房地产公司有可能钻政策的空子,以安置军转干部为借口,骗取税收减免。

织网

晚上,回到家里,老马打开工作电脑,把近几年城区税收入库数据进行了梳理,发现有六家城区房地产公司近两年来没有缴纳营业税。从情况分析,很有可能就是这六家公司获得了税收减免。

为了进一步确认这六家公司是否开展了房地产业务,老马立即登录了A市的房地产网,发现这六家公司都有楼盘在售。

如何揭开真相?老马分析,既然能够获得税务局的税收减免批文,至少在公司呈报给税务局的材料上不会有明显的问题,否则审查时难以通过,而且既然有内部人介入和指点,面上的材料应该经过了精心准备和修饰。

按规定,安置自主择业的军队转业干部占企业总人数60%以上的新办企业申请减免营业税,应提供以下资料:营业执照副本、转业证、企业与自主择业的军队转业干部签订的劳动合同、企业职工花名册、企业工资支付凭证、企业为职工缴纳的社会保险费记录。

老马想,以上资料的提供都不成问题,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是:如果房地产公司对军队转业干部的安置比例没有达到60%,就没有资格获得税收减免。

想到这儿,他决定从安置比例的真实性入手,力求揭开真相。

他立即上网,对六家房地产公司的工商登记情况进行了查询。要核实安置比例,必须搞清两个基本数字:军转干部人数和企业实际人数。军转干部人数可以到市人社局核实,企业实际人数可以到企业调查,但是,去企业调查肯定会引起有关人员的警觉,而且企业不一定会提供真实资料。有没有一种办法,既不打草惊蛇,又能够掌握真实情况?

撒网

老马打算从外围入手获得证据。

由于房地产企业的特殊性,建设行政主管部门对其实行等级管理,级别越高,其信誉度越高,承揽的业务就越多。而且,每个级别的公司对从业人员的数量尤其是专业技术人员的数量有相应的要求。

老马打算先去A市建设局房地产管理科调取这六家公司的定级申报资料。

第二天上午,老马带上副科长小林直奔市建设局。五年前,小林大学毕业后考取了审计局的公务员,与老马搭档多年,以师徒相称,配合默契。局里人手紧,财政科原本有四个人,去年退休两人后,还没有进人,一直就老马和小林两个人。在小林眼里,师傅老马其实就是审计路上的“拼命三郎”,意念坚定的“苦行僧”。师傅对审计那种深入骨髓的挚爱和近乎苛刻的要求,小林感同身受,受益匪浅。

到了A市建设局之后,老马留了个心眼儿,没有对房地产科的小严说明调查的真实意图,只说市局接到举报,反映部分房地产公司在工程招投标时越级承揽工程,需要调查核实有关公司资质,请小严协助配合,提供资料。小严与小林是大学同学,工作之余经常在一起逛街,不等老马说完,小严就非常热心地打开办公室的铁皮柜,麻利地从里面抱出一大摞房地产公司的申报资料。老马很快就把六家公司资料找到了。为了不暴露目标,老马选定了十家公司的资料交给小林去复印盖章。

从市建设局出来后,两人又前往A市税务局,老马没有直接去负责减免税管理的征管科,而是去了局办公室。老马对办公室李主任说要找几个市税务局发的加强税收征管方面的文件。因为平常打过多次交道,彼此熟悉,用不着太多客套,李主任立即叫来同事配合老马,老马快速浏览了文件收发登记本,很快就找到了A市局批复的那几家房地产公司的税收减免文件,让小林把文号记下,随后老马把这几份文件连同A市局印发的几个加强税收征管文件,一并叫办公室的文件管理员找出来复印。管理员将文件复印盖章后交给了老马。

走出A市税务局办公楼,老马惬意地舒展着僵硬的双臂。他意味深长地对小林说:“一场大戏就要开演了。”小林会心一笑说:“师傅,我全力支持您演好‘男一号’,争取得奥斯卡金像奖!”老马哈哈大笑:“扯哪儿去了,我就是一个‘跑龙套’的!”

两人一路说笑着,不知不觉,就到了那六家房地产企业所属的区税务局。刚才,细心的老马看到,那几个公司的减免税批文是A市税务局批复区税务局的,按税务局内部管理规定,那几家公司首先应该向区税务局征管科呈报一整套减免税申请资料,既然区局有资料,就没有必要惊动市局征管科了。

该区税务局局长老杨是今年初从邻近一个县局平调来的,跟老马同龄,与老马打过多年交道。虽然是熟人,且老杨与这几家公司可能没有牵扯,但老马还是没有给老杨交底,轻描淡写地说:“今年例行的税务审计开始了,还是老规矩,今天来搞审前调查,要到计财科和征管科收集有关资料,请求你的配合啊!”老杨二话没说,一通电话,立即把两位科长召来,要求两人全力协助。老马连声感谢,并说:“公务在身,先去干活了。”

离开杨局长的办公室,老马与小林一同先到计财科,收集了去年的税收报表,随后到征管科,调阅了近几年来的减免税档案资料。不待老马吩咐,小林就把六家房地产公司的申报资料特别是企业工资表进行了复印,同时,又复印了其他六家企业的税收减免资料,一并签证。

下午,两人立即对获得的资料进行审计分析,果然不出老马所料,小林发现六家房地产公司申报的人数在不同部门相差悬殊:向建设局申报的人数多出税务局申报人数两倍多。按建设局的备案人数计算,房地产公司的军队转业干部安置比例全部没有达标,小林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说:“师傅,我们可能捕到大鱼了啊!”

老马气定神闲地说:“单凭建设局一家的数字还不能完全证实你这个判断。”

老马还有两个疑虑:一是企业是否弄虚作假,把一些身份不符的人也作为安置对象;二是同一个人是否同时在几家公司挂名,多头获得好处。

老马要小林打开去年局里从市人社局调取的社保数据,将六家公司的参保人员名单全部调取出来,小林心领神会,经过一番比对,发现六家公司的参保人员与建设局的申报人数完全一致。此时,老马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老马雷厉风行,立即与小林驱车来到A市人事局,没费周折,就顺利地获取了近几年来自主择业的军队干部名单。经过排查,所有安置对象的身份都没有问题,但发现有五个对象同时在几家公司挂名。

至此,真相基本水落石出了。

补网

然而,老马最担心的是,如果房地产公司与政府有关部门的领导关系非比寻常的话,他和小林这几天紧锣密鼓的审计调查结果可能付之东流,前功尽弃。

老马平常喜欢看点古书,他想起“釜底抽薪”之计,必须在切断自己退路的同时,也切断对手所有的退路,才能置之死地而后生。

第三天上午,老马找李局长汇报了这两天的调查情况和自己的打算。汇报完毕,老马神色凝重地说:“假如以后上面责怪下来,我承担一切责任!”

局长一听,非常生气,拍着桌子,厉声批评老马:“你这是打我耳光啊!难道在你心目中我老李就是那种胆小如鼠、没有担当的人?你放手干,出了事,我担着!”

其实,老马明白,局长也是条刚正不阿的硬汉子,刚才那番话,更多的是一种调侃。局长在审计局干了快30年了,一步一个脚印,从审计员干到局长,办了不少大案,老马非常敬佩局长的坚毅果敢。

回到办公室,老马坏坏一笑,对小林说:“刚才,我用‘激将法’将了局长一军,这下我们就没有后顾之忧啦!”

小林打心眼儿里佩服师傅的深谋远虑,问:“师傅,下一步棋怎么走?”老马说:“现在还不急于吃掉对手,光靠我们审计一家可能势单力薄,眼下还要做一件事,就是要扩大‘盟军’队伍。”

小林立即明白了老马的意图,神秘一笑说:“师傅,我知道您要干什么了。”老马没有说话,拿起桌上一张白纸,要小林写出来,小林在纸上写了两个字,老马朗声大笑道:“看来,这几年我没白教你啊。”

下午,老马和小林来到A市人大常委会。

分管财经委的副主任老牛是山东人,军转干部。听完老马的汇报,老牛拍案而起,义愤填膺地说:“查!一查到底!市人大坚决支持审计!”老马由衷地感谢说:“这些年审计之所以能够取得一点成绩,与牛主任您的支持是密不可分的,这次审计事关重大,尤其需要人大鼎力支持,我们需要一把‘尚方宝剑’。”

牛主任开始没有听明白,老马进一步解释说:“最好是人大常委会能给审计局出具一个书面交办函。”牛主任是个明白人,一听就知道老马的意图,立马答应了。

回到审计局,老马把A市人大的交办函放到局长办公桌上,局长会心一笑说:“你是给我弄了个挡箭牌啊!”老马说:“防人之心不可无,万一恶人先告状,到时也好有个应对。”

局长与老马再次商议了下一步的行动方案。从目前情况判断,A市税务局的有关人员可能涉嫌职务犯罪和受贿,老马建议立即与检察院合作,立案调查。局长立即打电话给A市检察院渎职侦查局郭局长,约其来局里商议。

不巧,郭局长正在省城开会,要下午才能回来。他与审计联合办过多起案子,彼此知根知底。虽然电话里没有过多交流,但他凭直觉知道案子重大,因此,中午吃完饭,便马不停蹄地赶回A市。

收网

一个星期后,一条爆炸性的消息在A市税务局传开了:征管科科长老俞和副科长小穆受贿近百万元,被检察院批捕了!

一个月以后,在一次财政审计整改会上,A市市长严厉地责成市税务局局长落实审计决定,落实市人大交办函,将几家房地产公司违规直接减免的税收3000多万元在一个月内追缴入库,其余项目涉及的7000多万元在年底前整改到位。

不到一个月,税务局局长就落实了市长指示,撤销了减免税批文,组织精干力量稽查,同时建章建制,规范管理。

在一次全省审计工作座谈会上,A市审计局局长把该案例向与会的省厅领导和各市州审计局局长做了汇报和介绍。厅长十分重视,要求全省根据案例举一反三,全面排查。

(注:文中有关名称均系化名,插图:段小鹰)

(作者单位:湖南省娄底市审计局)

   
上一篇 下一篇

 

  版权: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审计局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审计局   地址:湖南吉首市南吉新路8号 联系电话:0743-8223636

湘公网安备 43310102000135号


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人民政府网站群  备案序号:湘ICP12006701号
 网站统计: